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正版特马图挂彩今期 >

文章标题:《换子疑云之网战记》第五集

发布时间: 2022-01-10

  搁浅了很久,没有更新。但最近,风云变幻太凶险,我还是躲在我编的故事里来寻求一下宁静吧。

  上次上到陆哲苟晶捐款被投诉,陆哲被筹款平台列入黑名单。网友呼吁退还诈捐的筹款,只有一小部分,通过平台退还了,而一大部分,被苟晶提取,并没有归还。

  同时,起诉天水医院的案子,已经立案,当出屈敏在上京聘请的袁律师,也欣然代理了这个案子,在了解陆哲的悲惨身世后,也同情心大盛,承诺无偿代理。但在了解案情的过程中,杜鹃和袁律师渗透了一些自己的想法。但并没有全部交代,而只是提供了一些,制造错换的信息。同时,作为律师,也积极和医院法务部沟通,协商各方面事宜。而医院对错换赔偿的意思明确,并愿意出于人道主义精神,为陆哲提供更多赔偿。也就是说,这场官司,其实已经在既定的框架内,走一个过场,就可以结案。同时,法律有规定,民事案不二审的规定。所以,需要陆家和贾家,一起立案打官司。以便一次性解决问题。但后来,屈敏在与杜鹃贾二宽共同协商赔偿款问题,出现了争议。主要是,屈敏细数了陆哲两岁患病,寻医问药,直到肝癌查出,各种医药费,务工费,则占有较大比例。而杜鹃在陆哲的赔偿中,并没有付出很多,当然也没有合理的票据,但却想以亲生父母的身份,获得更多赔偿。结果,在协商过程中,贾二宽,看到屈敏的票据,就占了一大半,那么,这意味着,杜鹃获得的赔偿会非常少。结果二宽就有些生气,并说:之前你们付出的多,之后,我们不是遭罪了吗?结果,屈敏一听,也气不打一处来,就说:陆哲不是你们的儿子吗?你们为他付出,不是应该的吗?结果,两家不欢而散,最后,屈敏撤出了,要单独起诉天水医院。

  之后,袁律师因为已经代理此案,就直接做为了陆哲和亲生父母的代理律师继续代理此案。为了案件顺利,按错换判决,袁律师也是积极准备本来陆哲的出生日期和贾兵相差一天,但是,在庭审现场,辩护词中则说成是,屈敏和杜鹃是同一天,同一病房产子,结果发生错换。而法庭也采信,双方无异议下,顺利拿到超百万的赔偿款。